赵丞智第二届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培训招生(北京地面班) 【北京曼陀海斯咨询中心—青少年动力性成长小组招募组员】    

【<精神分析技术>选读】初诊涉及的规则与合约(精神分析)

[ 4146 查看 / 6 回复 ]

<精神分析技术>选读】初诊涉及的规则与合约(精神分析)

  深思的读者也许会感觉到,在(前述的所谓)这种种两人间交流的例证——从苹果商到精神分析师——里;有些东西被省略了。即使在买卖苹果的例子里,除了钱与物的交易之外总还有些什么出现过。在每一个交流的过程里。除了互相以自己所拥有的交换自己所缺少的之外,还有些无形的东西也交换了。这些并没有被衡量计算过,但是它们会增进或伤害此一交流的气氛。即使在同一个地点,一个苹果商的收益也可能比另一个多。为什么?一个理发师的技术未必比另一个好,却可能比他受欢迎。众所皆知,一项交流的满意或不满意只部份取决于提供的货物或服务的品质及所付的钱数。在生意的场合里这笼统地包含在「善意」的概念里。这善意的因素,其实对医师而言比对商人还重要,但是由于它的不可捉摸及不合逻辑,在科学性的讨论里它常被忽略掉。我们知道这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远非三言两语地形容小贩的和易可亲就能完事的。意识上喜欢和讨厌的因素当然有其一席之地,但是佛洛伊德最伟大的发现之一恰可引用于此:亦即,在一项交流里,强有力的潜意识因素必有其作用,且必作用于交流的两个方向上。【就是说,表面的意识行为和语言,背后还有情感,情感的流动联系着意识无意识的拓比结构之动力学。这是Yalom所谓交流的元信息的维度。同时,拉康在父性隐喻的基础上,对弗洛伊德理论从原始父亲对主体形成的功能进行深入的过程中,给出了来自结构人类学的成果上的符号债务的概念。这个债务是我们出生的隐喻,在结构人类学的发现中,列维斯特劳斯认为联姻和亲属的结构使得这个无意识的俄狄浦斯情结自动运作起来,建构起主体的基本人格。[1]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查阅相关书籍,同时,在我翻译的文章《不对称的切口——梦与无意识主体的结构》中,Abibon先生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好的理论与临床结合的文本。现在可以在网上搜索到】


我提出这些例子意在说明,精神分析有如所有别种心理疗法,有如雇用一位皮肤科医师或理发匠,或像在街头向小贩买苹果,总涉及授与受的某种平衡。而就像所有这些交流,它也涉及潜意识的互换。在这些日常的交流里,暖昧的成份不可能逐一加以研究;在精神分析里它们则必须被研究透彻。【弗洛伊德非常清晰这种互换的关系,分析家通过倾听,分析者通过讲述,使得在分析家的中立克制原则上,分析者能理解自己的症状,梦还有日常生活与无意识的关系,而这样,分析者需要付费给分析家。因此,这样的合约关系,不是平等的日常交流关系,也不是所谓的能够更为亲密的对等交流关系:如恋人的关系,因此,分析家并不对分析者讲述自己的生活以及自己的无意识。这是非常不对等的,正是由于无意识和这些暧昧的隐私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弗洛伊德要求分析必须收费,这个费用是他所为的符号阉割的基础。即分析者通过讲述,理解隐私和无意识对自己的深刻影响,因此,会产生罪恶感,会对分析家强烈地转移:爱或者恨,而唯一的出路,就是收费,来象征化这个拉康认为是想象界或者说原始乱伦的情感。而后者,这些无法表述的情感与罪恶感才是症状的核心,才是符号债务为何一直还都还不完的原因,因为背后的想象与自恋的乱伦内容是无限的,所以弗洛伊德才说钱就是石祖phallus。我们在这里,已经看到精神分析的基本设置与整个临床基本概念的关系,即分析者由于痛苦来找我们,但是我们知道无意识才能处理他的问题,当分析者涉及到他的深层的被自己也排斥的不可告人的种种隐私暧昧的欲望的时候,分析者对分析家必然产生转移,这个转移如果不被分析家处理,就会导致重复,而处理这种想象的情感的唯一出路,就是进行符号化的收费。通过收费回复到一个动力学的平衡,因此,转移这个词的德语本身就是转账的意思。这样,分析者在付出足够的费用和足够讲述之后,就能一方面理解自己的欲望(通过话语),另一方面,不会对被知道这个欲望或者假设知道这个欲望的分析家产生重复,至少分析家自己应该如此恪守。这个最核心的担保就是足够的费用。这也与许多心理治疗学派的观点有别,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在精神分析初始,Ferenzi对精神分析的各种设置进行了改变和“实验”,他如此热衷的实验被记录下来,研究者认为所有后续心理治疗各个学派的所谓的技术都早已被他发明并加以检验过了。而其互为分析以失败告终,是对这种看似单向的合约的最好的明证,其单向是为了担保无意识,所谓平等关系的心理治疗都会随着各种无意识显现而无法平等,而必然处于客体关系发现的四种基本投射关系中,拉康认为这是符号差异的根本结果,我们在符号世界,就必然有这些差异,这后来被他发展为“四大话语理论”。有这样的基础,我们就很能理解下面Menninger给我们讲述的进一步的精神分析合约的特别之处了。】诚然,精神分析疗法的根本特征便是对这些不易捉摸的成份的观察和了解,这是它和所有其它交流的不同之处。以后我们将会明白,就是因为这些难以捉摸之物,尤其是它们展示出的漕意识含意,使得精神分析患者发现他自己日益为治疗所窘迫,(一般的治疗在正常的进展状况下总会带来日增的满足感的。)故此一倾向正与所有别种治疗法成强烈的对比。下一章里我们将对此作更详尽的讨论。


我们已把精神分析疗法看作是一种双边的合约关系,在一段时期里,各方皆有所期求于对方。在这样的概念里,时限的不能确定是最困扰人的难题之一。它使得甲方不得不分批付款(这他们都明白,并不是他对合约的贡献的全部。)而只能期望乙方最后会实现其诺言。这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开放式限期未定的合约。因为在进行当中,甲方己一小时一小时地付清其账款,而乙方似乎什么贡献也没有!乙方(精神分析师)自一开始便已提供了实现合约所需的一个基本因素,他布置了精神分析治疗所需的一个环境。待客室、躺椅、隔声保密设施等等构成了此一环境的物质成份。自此而后治疗家就站到一旁,随时准备提供服务,所做的大半只是聆听,有时说几句话。有人开玩笑地把治疗家的角色比拟为消防队员。他的言语参与相当散漫而不规则,其全部价值有赖于他对此一持续进展的历程从头至尾的参与。


每一位精神分析家对所有这一切都已心里有数,但是患者在开始的时候对此并不知情(或不很明了。所以「甲方]是相当盲目地走进这合约里,这使得治疗家更应严守早经建立的「游戏规则」,特别是在合约确立之前。


这些「游戏规则」乃是佛洛伊德透过自身体验而设立的,自他于一九一三年在「再论精神分析技术」(The Further Recommendations in the Technique)里提出后,迄今改动甚少。这篇论文每位初学者都该默记于心。合约是试验性质的、预后不宜讨论过多、意识态度,不管有利或不利于分析与分析师,并无需顾虑、时间与金钱方面的安排务须确切、患者有绝对的自由,随时可以中止合约、使用躺椅,使分析师远离患者视野之外、并发的内科问题可请同僚会诊、以及最后一点,基本规则必需说明清楚——这些都是初学者必需充份了解,确实体会的。但是尽管习知这一切,初出道的分析师还是常因不能了解精神分析治疗所涉及的合约的特殊性质而在这些事先安排之间栽了跟斗。职是之故在我们的讨论会里,我常要学生们成对地扮演治疗家与病人的角色,给他们种种实际的问题,而让他们去解决。

也许最重要的规则是,治疗家必须注意自己是否透露了怎样的承诺。就某一观点而言,精神分析治疗的精义就在于心智上的诚实,而事实上没有一个诚实的人能确切地预测未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分析者很难接受这样的观点,尤其这种情况在医院发生,所以在机构中开展精神分析具有很大的难度。事实上,我认为我们很多人也许很希望学习内科医生的一些办法,他们通过讲解治疗的不确定的各种因素,以及自己能够确定的因素,来不断延迟争取治疗的时间同时缓解病人和家属的焦虑。然而,我们和内科医生不同的是,常常这种问题是精神分析开初遇到时最为强烈,而这个时候我们对来访者“一无所知”!这就是精神症状和无意识的关系决定的,但是医学的症状是和身体联系的。身体的研究已经成熟,而且对于各色人种都适合,但是无意识却是个人的,必须对每个个案加以研究才能找到。】但是如果分析家不曾期望进步的出现,他就不会去开始——所以接受这个个案就巳暗示了他的预测。分析家不能保证治愈.他甚至不能保证痛苦的减轻。他只能保证将以一种曾有助于其它陷于与患者相似的状况下而力图自助的人的方法来帮助这位患者。


依此而言,每一次精神分析都是「试验性的分析」。但是虽然在开始之前必须明白地把这些告诉病人,过份强调的话,听起来就大具威胁性了,所以也无需在这上面大做文章。【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在之前的博文《精神分析初诊设置】分析者的选择》及《精神分析初诊设置】初期访谈的基本目标》中有详尽讨论。】在做这些事前的安排、讨论治疗的可能长度等等之时,分析家必需注意,虽然他称治疗的前几个月为试验期,他不可给人以一种印象,认为他其实早已下了某种决心了。


金钱


有关金钱的问题乃是最初在安排合约时极为重要的一个问题。佛洛伊德提醒我们,在求取和给与帮忙的时候,我们对报偿方面显得多么地虚伪和善于推托。今天这问题已不如二十年前严重,因为患者已习知精神分析的费用大略若干,而在大多数社会里已有一大概的标准存在。然而在某些特殊的病例里,当费用必须有异于一般标准时,年轻分析家的技术就得面临挑战了。由于本书的一目的在于理论的探讨而非分析术的实习,我们只拟强调几个基本的原则。、如果患者所付的款项少于他在合理程度内所能付出的,则分析不可能顺利进行。它必须对他而言确实是一种牺牲,对他,而非对任何别的人。有时别的人无可避免地也得跟着牺牲,比如妻子或父母,才能付出这笔治疗费。但是如果患者依靠一个亲戚、朋友或基金会的慷慨赠与来付分析费用,并无明确的偿还责任的话,治疗就会发生许多纠葛阻滞。【上面,我们已经提到分析的付费与转移的动力学,这里涉及到的是来访者本身关系的动力学,尤其是这个动力关系对治疗产生的阻抗,因为,经常关系重要的人正是来访者痛苦与无意识欲望投注的对象,对这个问题加以清理的过程,会因此产生罪恶感,由于处于无意识的水平,这种罪恶感必然会阻滞分析治疗。由此,与儿童工作的时候需要再加以象征性付费,让儿童做一些什么对象给治疗师。】


另一方面,如果患者付的钱非其力所能及,还是会造成许多难题的。为要讨好分析家或造成一个好印象,有的病人一开始会同意付他们以后分析日长月久之时所付不起的费用。有些分析家认为,而我也相当同意,一般言之,如果金钱的顾虑相当严重,精神分析就不再是最好的治疗法。不可以期待患者以他的月入来付分析费(虽然有些人如此做);这是一种资本的投入,不是一种消费。此外,形形色色的事情——太太的意外疾病、失业等等——都会使这情形愈发窘迫。这可能会使得病人再也付不出钱来,此时分析家就得决定他自己能否不接受酬劳而继续治疗,或在专业责任与人道的顾虑下能否做什么改变。这还不只在乎治疗家的慷慨与否而已,因为免费的治疗很容易拖得很长,或甚至成为一次失败的治疗。


大家一般同意,分析师容许病人欠债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债台高筑使患者受拘于分析师.而这必然构成一种妨碍或甚至造成不幸。从一开始就必得相互了解,款项必需每月结清。这些无需和病人作详尽的讨论,但是必须使他明白,这乃是此种治疗的「规则」之一。想说明其中原委,则需从事长期的讨论,而病人还是不可能了解。


分析师务需解释清楚,精神分析约谈时间是不能取消的,电话通知不能赴约并不足以取消那一个小时的费用。有些病人对此会大吃一惊。【呵呵,在中国,我的范围
所了解的临床常常遇到的情况是,很多人知道分析如此规定后,如果不能实在赴约,他即便提前知道,也不会通知分析家。】


Nils Haak 医师对费用问题的讨论如此明畅,我不如直接引用他最近发表的这段文章:分析处境里相当重要的一面,或许有些被分析文献所忽略的,乃是病人为其咨询而付费给分析师的问题。瑞典的分析家里有两大学派,想法不同:一方面较为严谨,我现在支持这一派,另一方面是较和缓,较「人道」的一派,以佛洛姆-雷希曼(Fromm-Reichmann)为代表,认为设若病人有「恰当的理由」证明他不能来参加事先约定的咨询,他就不必付这个费用。我本人以前也属于这一派。我想重提一下佛洛伊德的态度:「我坚持守着空下整整一小时的原则。
我所能利用的工作时间里每个小时都分派给一个病人;那已是他的,他须对之负责,即使他不去应用它……其它的方法都不切实际。」库毕说:「如果病人不必为其失约而付费,则分析家其实是在为逃避痛苦的会谈的患者提供一个经济上的诱因,因为如此一来,他既能跑开去舒舒服服,又可以省下钱来。」


库毕认为,必需有一个强烈的限制因素,防阻病人在事情一旦变得艰难之时逃避分析会谈的自然倾向。于我自己对这费用问题的看法则是:三年来我一直使用同一严谨的规则,我发现治疗的效果只有更好,我认为它是分析历程里一个根本而重要的动力学因素。

以下诸理由促使我使用这种较严苛的付款制度。【Menninger详尽的态度,把各种实际的可能列出,所以对于我来说,是这本书值得反复读的原因。】


(一)患者发现分析师的人格完整而可靠,故能承受患者对这严苛的付款制度的挑衅。
患者从而明白,这位分析师与其父母不同,不会为他的违规失检而大惊小怪。【这点很关键,否则各种家庭中产生的麻烦接踵而至。】分析师因而成为一个很好的模仿对象。似乎初学者自己若在被分析时遵从这些规则,往后就易将之应用于其患者身上,反之亦然。


(二)此外,患者还体会出分析师是位诚实、正直的人,敢于打破常人对金钱的伪善作风,这对患者面言是种很大的安慰。【这点我认为并不一定,很多来访者会投射各种形象给分析家,不管分析家怎么做,都一样。因为,一个行为当被理解的时候就变成了符号,符号的具体含义与解读确是《罗生门》那样的个体化的。分析家经常随着治疗深入会成为邪恶的,淫秽的各种无意识被压抑的幻想的投射对象,此时,什么也帮不了。需要等待分析者再认这些部分。因此,分析家的费用问题和弗洛伊德的肛门期联系着,即分析家应该如同大便一样。我们知道弗洛伊德在大便-黄金-钱与强迫症和肛门性格建立了关系,然而在分析中,这些严苛的制度,实际上将使得分析家从转移良好的黄金最后成为各种无意识幻想的残存废物!并不是说淫秽的对象是大便的隐喻,恰恰黄金这样爱的表象成为黄金的恨的表象:淫秽罪恶权力等的恨(这是RosenfeldBion所谓的涵容期),然后,分析者通过这一来一回,最终再认这种来自于自身的无意识欲望之后,分析家则什么也不是的剩余,这才是如机体排泄的大便。这时也才对应弗洛伊德的文本,接受肛门规则的阉割后的主体,认识到大便是剩余,而不是黄金。拉康再度强调了这点,对于拉康,“分析家是圣人,他不是施舍,而是去施,大便。”】分析师敢于接受他所有约谈的报酬,事实上确是优厚的报酬,在患者眼中这乃是一种健康的自尊及对自己的时间与资历的尊重的象征。这与患者自己的病态状况相较之下,会成为一个很好而切实的自我理想。


(三)某些患者对其潜抑了的被动被虐倾向存在着一种自卫的态度,此一态度在分析当中务需以种种方式加以克服,无可通融的经济需求乃是其中之一。在我的实际经验里我有一些这种情况的例证。从前,当我采取较温和的立场时,我难以消除对抗此种倾向的自卫态度。


那时患者很容易觉得分析师有赖于他,这在他的自卫态度里又是一个不必要的牵连。【这些都是各种转移的具体例子】现在我的病人觉得他把自已交托于一个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的人手中,这人不会被牵着走,不会被吓倒,他能经得起患者在两人关系中所施之于他的种种激惹与试练,这人是照着他所教导的原则而生活的。所有这些自会抵消患者自以为居于特权地位——受人宠爱的小孩——的错觉。


(四)使用严苛的付款系统时,患者较不会想要试探分析师的耐心,或想去阉割他,或以缺席来躲避困难的题材(这正是佛洛伊德的经验)【也是最重要的!】、或一有小小的感冒就赖在床上要全家来照顾他【弗洛伊德的疾病获益】。我认识的一位病人和一位持温和立场的分析师决裂,因为他只要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易地取消前约。患者对这位和蔼的、讲道理的分析师完全失去了敬意。


(五)分析必需包含一种牺牲,否则它会变成患者生活里无足轻重的事情。认为便宜的没价值,贵的才有用,这种观念已深植于人心之中。【这是钱作为普遍符号等价物,因此在精神上与精神分析的石祖概念对应所致!我们再度看到,弗洛伊德的理论与实践以及临床考量密切联系,不可划分。】我曾有一次治疗由社会服务代为付款的患者,而我有史以来就属那次失败得最惨。经达两年的努力,一无进步的迹象。【我们再度看到在机构中工作的困难。尤其各种施舍般的政府机构下的免费心理治疗。】我们不妨想想,一旦国家卫生处代付费用的大部份,我们的病人会变成什么样子。(自从一九五五年正月,瑞典已实行了强迫健康保险制度,患者的医疗费用的四分之三由公家付给。精分析疗法是否通用此种保险则尚在议论之中。)【法国此前试图推行,但被所有分析家联名抗议,最后没有通过。】
亚历山大曾记载过一位病人,以低廉的收费不能治愈。病人激烈地辱骂他那取费高昂的新分析师,然而尽管如此,他却复元了。【拉康也这样,在法国,法国人用形容上床的四个词来形容拉康的分析:粗暴,快速,直接,但是刺激。】


(六)把收费提得相当高,可使患者难以安然掉进被动、依赖、婴儿式的、寻人帮助的态度。自然一种严苛的付款制度可被患者滥用以满足其被虐倾向,任何事都可能被如此滥用的。然而,有此种倾向的病人以前总把钱花在比分析还要具破坏性的方法上。昂贵的收费可能正好给病人以一个发泄的出路,庶免陷于他种破坏性的被虐待倾向。我有一个个案就有此种表现。
某些患者会恳求分析师在费用方面对他特别优待,此事若成功,他可能会自以为愚弄了分析师,的确有的病人曾经如此。【嗯,我们成都的某些实践也证明了这个,甚至有的分析者会因为自己受到优待,然后给别的分析者讲,这时候,分析者之间因为分析家而产生复杂的手足情结。本应处理符号化的想象欲望的分析反而主动陷入想象化。】


(七)患者需要以准时付给相当高的费用来打消他因攻击、苛求分析师而产生的罪恶惑。【符号债务进入分析,或者说进账到转移关系中。】
如此一来患者便无需对分析师有任何亏欠、任何有思难报的欠债之感,有如他对其双亲所常有的感觉。经济上的优待会造成一种施思之感,反而拘限了、束缚了患者。分析结束后患者应能完全独立于其分析师之外,无任何人情债可言。患者也敢于在分析当中表现其侵略性。


(八)分析师由于必须顾及自己的反转移关系的处境,尤不可半推半就地答应低廉地收费或甘愿承受正常工作时间内收益减少的事实如果发生了这种状况,分析家就应自问是否有未曾解决的反转移关系存在,例如他是否怀有罪恶感;是否有被虐侍倾向;是否爱上了他的病人;是否想诱使病人爱上他;是否畏惧他的病人:或是否害怕人家认为他贪婪。【督导问题:分析家自己的分析未尽。我很能理解初学者进行实践时候会遇到这样的问题,然而,我们可以以这样的方式来打破担忧分析关系无法建立,分析者脱落等等情况-我想前面Menninger的从比较软的态度到严苛的态度也是如此-就是经验告诉我们,即便这样达成关系,分析也不会顺利,中途必然夭折。这样导致的后果或者丢失面子要比一开始就中止要更为恶劣得多。】此外,对病人的侵略欲经潜抑之后也会使得分析师份外地「客气」。他也可能扮演了和善的,大方地喂饲其婴儿的母亲之角色。【拉康如此批评费伦奇的互为分析的实践,他既想当老子,又想当儿子,最后还要当老妈。弗洛伊德则一直把自己的位置放置在父亲的阉割位子上。】所有这些皆极有碍于分析师分析其病人的能力。我曾亲见到许多此类逸轨的反转移态度如何对分析发生破坏效果的例子。
(九)分析师承受患者所加之于他的这一切,需得有所补偿,这绝不是不重要的事。太低的收费或过份的大方很可能使他起而攻击其患者,从而减少了分析师分析他们的能力。患者渡假的时间若与分析师者不相同时,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来反对它。患者必需认定精神分析治疗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所以根本不容许有所谓休假这回事。然而,分析师必需离开的时候,治疗自然得暂时中止。【Menninger考虑的实在太周到了,一个老道的分析家的才可能想得这么周全。】


亲戚

分析师与患者的配偶、亲戚及亲近之朋友问的关系,乃是分析初始时的问题之一。本来为了要保护这珍贵、特殊的病人·治疗家关系,分析师会尽量避免去和病人做非分析性的接触。但是问题是,对那些甚为忧虑而急于和医生一谈的大大、丈夫或母亲,分析师是否该接见。每位年轻的分析师都该记住,这种会面可能会损害或拖累病人——治疗家关系,但是忽视它们可能对此关系为害更大。我觉得,坚持自己除了对病人之外无话可说的原则是很荒谬的。我觉得许多分析师拒绝见患者近亲,只是由于懒惰,或缺乏自信心,殊不知此举将有损于他对病人的努力。


许多分析家认为和患者的太太或丈夫见一面是理所当然的事,但需向病人解释这样做的理由。这使他有机会亲见其配偶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常和透过病人而得的印象大有差别),使他在治疗当中对病人的行为不会做出粗率的反应。而这也常能给那些缺乏安全感、担心、烦恼的亲戚极大的安慰。诚然如葛林纳克(Greenacre)所说的,有时这样子做会「污染了手术台」,有损于我们理想中手术的无茵性。我自己的做法是,当患者要求时,就在他的时间内接近其亲戚,事后再向他报告会谈经过。通常我总事先告诉病人我想说什么,不想说什么。【这在医院门诊实践中常常遇到,而且由此带来诸多不便。分析家会在两方面的夹击下势必选择,但我们只能选择分析者,家属则因此可能在背后捣乱分析家的形象,而如果后者涉及前面提到的家属支付分析费用的问题,这个问题将进一步激化。】


我想我们应该记住,精神分析常给患者的家属带来相当大的牺牲及苦痛,或至于超出家庭储蓄所能负担者。有时,如Henri Ellenberger 所说,他们会感觉到一种不愉快的[单向窗室」(one-way-vision-room)效果。亦即,他们觉得自己被精神分析师所窥视(很可能被看的只是自己变了形的影像),但不能看回去,而且总会出现一些一「行动化」(actiion out)插曲,患者把他原该向精神分析师说的事移过来对付其亲戚,而我们不能期望那些不熟悉精神分析的亲戚们会和分析师一样地容忍和了解。【对分析家的转移转移回亲属,然而亲属并不是分析家,因此导致别的问题。】最后,他们对于患者有这种被倾听,被了解,被帮助的机会,总会感到嫉妒。人必需先「生病」才能有这样的好运吗?


[1]C. Lévi-Strauss, Les structures élémentaires de la parenté,Paris, Mouton ; 1967, 2eme édition.
分享 转发
如果你没有能力给生活强加一种什么方式的话,你必须接受生活给你提供的方式!
TOP

谢谢老师分享:原来设置本身就是为了咨询,为了解决来访者的问题而设置、服务的。

里面讲了很多要点:
1、“善意”(无形的东西),对于咨询师的重要。由于它的不可捉摸及不合逻辑,在科学性的讨论里它常被忽略掉
2在一项交流里,强有力的潜意识因素必有其作用,且必作用于交流的两个方向上。【表面的意识行为和语言,背后还有情感情感的流动联系着意识无意识的拓比结构之动力学
3联姻和亲属的结构使得这个无意识的俄狄浦斯情结自动运作起来建构起主体的基本人格
4、精神分析……,总涉及授与受的某种平衡。而就像所有这些交流,它也涉及潜意识的互换。在这些日常的交流里,暖昧的成份不可能逐一加以研究在精神分析里它们则必须被研究透彻
5、收费。收费设置是为了更好地解决来访者的问题。
这些无法表述的情感与罪恶感才是症状的核心
精神分析的基本设置与整个临床基本概念的关系。分析者由于痛苦来找我们我们知道无意识才能处理他的问题。
涉及到他的深层的被自己也排斥的不可告人的种种隐私暧昧的欲望的时候,分析者对分析家必然产生转移,这个转移如果不被分析家处理,就会导致重复,而处理这种想象的情感的唯一出路,就是进行符号化的收费
分析者在付出足够的费用和足够讲述之后,就能一方面理解自己的欲望(通过话语),另一方面,不会对……分析家产生重复至少分析家自己应该如此恪守
精神分析疗法的根本特征便是对这些不易捉摸的成份的观察和了解,这是它和所有其它交流的不同之处。
因为在进行当中,甲方己一小时一小时地付清其账款,而乙方似乎什么贡献也没有!乙方(精神分析师)自一开始便已提供了实现合约所需的一个基本因素,他布置了精神分析治疗所需的一个环境。待客室、躺椅、隔声保密设施等等构成了此一环境的物质成份。自此而后治疗家就站到一旁,随时准备提供服务,所做的大半只是聆听,有时说几句话。有人开玩笑地把治疗家的角色比拟为消防队员。他的言语参与相当散漫而不规则,其全部价值有赖于他对此一持续进展的历程从头至尾的参与
每一位精神分析家对所有这一切都已心里有数,但是患者在开始的时候对此并不知情(或不很明了。所以「甲方]是相当盲目地走进这合约里这使得治疗家更应严守早经建立的「游戏规则」,特别是在合约确立之前
这些「游戏规则」乃是佛洛伊德透过自身体验而设立的,自他于一九一三年在「再论精神分析技术」里提出后,迄今改动甚少。这篇论文每位初学者都该默记于心。合约是试验性质的、预后不宜讨论过多、意识态度,不管有利或不利于分析与分析师,并无需顾虑、时间与金钱方面的安排务须确切、患者有绝对的自由,随时可以中止合约、使用躺椅,使分析师远离患者视野之外、并发的内科问题可请同僚会诊、以及最后一点,基本规则必需说明清楚——这些都是初学者必需充份了解,确实体会的
但是尽管习知这一切,初出道的分析师还是常因不能了解精神分析治疗所涉及的合约的特殊性质而在这些事先安排之间栽了跟斗。这是之所以在我们的讨论会里,我常要学生们成对地扮演治疗家与病人的角色,给他们种种实际的问题,而让他们去解决
⑤就某一观点而言,精神分析治疗的精义就在于心智上的诚实,而事实上没有一个诚实的人能确切地预测未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分析者很难接受这样的观点,……内科医生……讲解治疗的不确定的各种因素,以及自己能够确定的因素,来不断延迟争取治疗的时间同时缓解病人和家属的焦虑。然而,我们和内科医生不同的是,常常这种问题是精神分析开初遇到时最为强烈而这个时候我们对来访者“一无所知”!这就是精神症状和无意识的关系决定的,但是医学的症状是和身体联系的身体的研究已经成熟,而且对于各色人种都适合,但是无意识却是个人的必须对每个个案加以研究才能找到。】但是如果分析家不曾期望进步的出现,他就不会去开始——所以接受这个个案就巳暗示了他的预测分析家不能保证治愈.他甚至不能保证痛苦的减轻他只能保证 将以一种 曾有助于其它 陷于与患者相似的状况下 而力图自助的人的方法来帮助这位患者。
依此而言,每一次精神分析都是「试验性的分析」。
在做这些事前的安排、讨论治疗的可能长度等等之时分析家必需注意,虽然他称治疗的前几个月为试验期,他不可给人以一种印象,认为他其实早已下了某种决心了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金钱
在某些特殊的病例里,当费用必须有异于一般标准时,年轻分析家的技术就得面临挑战了
如果患者所付的款项少于他在合理程度内所能付出的,则分析不可能顺利进行它必须对他而言确实是一种牺牲
如果患者依靠一个亲戚、朋友或基金会的慷慨赠与来付分析费用,并无明确的偿还责任的话,治疗就会发生许多纠葛阻滞。【经常 关系重要的人 正是来访者痛苦与无意识欲望投注的对象,……】
如果患者付的钱非其力所能及,还是会造成许多难题的

如果金钱的顾虑相当严重,精神分析就不再是最好的治疗法
此外,形形色色的事情……都会使这情形愈发窘迫。这可能会使得病人再也付不出钱来,此时分析家就得决定他自己能否不接受酬劳而继续治疗,或在专业责任与人道的顾虑下能否做什么改变。这还不只在乎治疗家的慷慨与否而已,因为免费的治疗很容易拖得很长,或甚至成为一次失败的治疗


大家一般同意,分析师容许病人欠债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债台高筑使患者受拘于分析师.而这必然构成一种妨碍或甚至造成不幸。从一开始就必得相互了解,款项必需每月结清。这些无需和病人作详尽的讨论,但是必须使他明白,这乃是此种治疗的「规则」之一


分析师务需解释清楚,精神分析约谈时间是不能取消的,电话通知不能赴约,并不足以取消那一个小时的费用
佛洛伊德的态度:「我坚持守着空下整整一小时的原则我所能利用的工作时间里每个小时都分派给一个病人;那已是他的,他须对之负责,即使他不去应用它……其它的方法都不切实际。」库毕说:「如果病人不必为其失约而付费,则分析家其实是在为逃避痛苦的会谈的患者 提供一个经济上的诱因,因为如此一来,他既能跑开去舒舒服服,又可以省下钱来。」
库毕认为,必需有一个强烈的限制因素,防阻病人在事情一旦变得艰难之时逃避分析会谈 的自然倾向。于我自己对这费用问题的看法则是:三年来我一直使用同一严谨的规则,我发现治疗的效果只有更好,我认为它是分析历程里一个根本而重要的动力学因素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一)患者发现分析师的人格完整而可靠能承受患者对这严苛的付款制度的挑衅患者从而明白,这位分析师与其父母不同,不会为他的违规失检而大惊小怪。【这点很关键,否则各种家庭中产生的麻烦接踵而至。】分析师因而成为一个很好的模仿对象。似乎初学者自己若在被分析时遵从这些规则,往后就易将之应用于其患者身上,反之亦然。
(二)此外,患者还体会出分析师是位诚实、正直的人,敢于打破常人对金钱的伪善作风,这对患者面言是种很大的安慰。【这点我认为并不一定,很多来访者会投射各种形象给分析家不管分析家怎么做,都一样。……分析家经常随着治疗深入会成为邪恶的,淫秽的各种无意识被压抑的幻想的投射对象,……需要等待分析者再认这些部分
因此,分析家的费用问题和弗洛伊德的肛门期联系着,即分析家应该如同大便一样。……最后成为各种无意识幻想的残存废物!……,分析者通过这一来一回最终再认这种来自于自身的无意识欲望之后,分析家则什么也不是的剩余,这才是如机体排泄的大便。……拉康再度强调了这点,对于拉康,“分析家是圣人,他不是施舍,而是去施,大便。”】分析师敢于接受他所有约谈的报酬,事实上确是优厚的报酬,在患者眼中这乃是一种健康的自尊及对自己的时间与资历的尊重的象征。这与患者自己的病态状况相较之下,会成为一个很好而切实的自我理想。
(三)某些患者对其潜抑了的被动被虐倾向存在着一种自卫的态度,此一态度在分析当中务需以种种方式加以克服,……
现在我的病人觉得他把自已交托于一个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的人手中,这人不会被牵着走,不会被吓倒,他能经得起患者在两人关系中所施之于他的种种激惹与试练,…….
(四)使用严苛的付款系统时,……或以缺席来躲避困难的题材(这正是佛洛伊德的经验)【也是最重要的!】、或一有小小的感冒就赖在床上要全家来照顾他【弗洛伊德的疾病获益】。我认识的一位病人和一位持温和立场的分析师决裂,因为他只要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易地取消前约。患者对这位和蔼的、讲道理的分析师完全失去了敬意
(五)分析必需包含一种牺牲否则它会变成患者生活里无足轻重的事情
亚历山大曾记载过一位病人,以低廉的收费不能治愈病人激烈地辱骂他那取费高昂的新分析师,然而尽管如此,他却复元了。【拉康也这样,在法国,法国人用形容上床的四个词来形容拉康的分析:粗暴,快速,直接,但是刺激。】
(六)把收费提得相当高,可使患者难以安然掉进被动、依赖、婴儿式的、寻人帮助的态度。自然一种严苛的付款制度可被患者滥用以满足其被虐倾向,任何事都可能被如此滥用的。然而,有此种倾向的病人以前总把钱花在比分析还要具破坏性的方法上。昂贵的收费可能正好给病人以一个发泄的出路,庶免陷于他种破坏性的被虐待倾向
某些患者会恳求分析师在费用方面对他特别优待,此事若成功,他可能会自以为愚弄了分析师,的确有的病人曾经如此。【有的分析者会因为自己受到优待,然后给别的分析者讲,这时候,分析者之间因为分析家而产生复杂的手足情结。本应处理符号化的想象欲望的分析反而主动陷入想象化。】

(七)患者需要以准时付给相当高的费用来打消他因攻击、苛求分析师而产生的罪恶惑
如此一来患者便无需对分析师有任何亏欠、任何有恩难报的欠债之感,有如他对其双亲所常有的感觉。经济上的优待会造成一种施恩之感,反而拘限了、束缚了患者分析结束后患者应能完全独立于其分析师之外,无任何人情债可言。患者也敢于在分析当中表现其侵略性
(八)分析师由于必须顾及自己的反转移关系的处境,尤不可半推半就地答应低廉地收费或甘愿承受正常工作时间内收益减少的事实,如果发生了这种状况,分析家就应自问是否有未曾解决的反转移关系存在,例如他是否怀有罪恶感;是否有被虐侍倾向是否爱上了他的病人;是否想诱使病人爱上他;是否畏惧他的病人:或是否害怕人家认为他贪婪。【……经验告诉我们,即便这样达成关系,分析也不会顺利,中途必然夭折这样导致的后果或者丢失面子要比一开始就中止要更为恶劣得多。】……我曾亲见到许多此类逸轨的反转移态度如何对分析发生破坏效果的例子
(九)分析师承受患者所加之于他的这一切,需得有所补偿,这绝不是不重要的事太低的收费或过份的大方很可能使他起而攻击其患者,从而减少了分析师分析他们的能力


亲戚
我觉得许多分析师拒绝见患者近亲,只是由于懒惰,或缺乏自信心,殊不知此举将有损于他对病人的努力
这使他有机会亲见其配偶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常和透过病人而得的印象大有差别),使他在治疗当中对病人的行为不会做出粗率的反应。而这也常能给那些缺乏安全感、担心、烦恼的亲戚极大的安慰
但我们只能选择分析者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怎么回事,这部分的涂色有没出来的:


因为在进行当中,甲方己一小时一小时地付清其账款,而乙方似乎什么贡献也没有!乙方(精神分析师)自一开始便已提供了实现合约所需的一个基本因素,他布置了精神分析治疗所需的一个环境。待客室、躺椅、隔声保密设施等等构成了此一环境的物质成份。自此而后治疗家就站到一旁,随时准备提供服务,所做的大半只是聆听,有时说几句话。有人开玩笑地把治疗家的角色比拟为消防队员。他的言语参与相当散漫而不规则,其全部价值有赖于他对此一持续进展的历程从头至尾的参与
......
依此而言,每一次精神分析都是「试验性的分析」。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讲得很深刻。再过一遍,依然觉得很深刻。百看不厌的感觉。再看一遍,只会理解的更深刻。
这次读到的点:
符号化“的收费
本应处理”符号化“的想象欲望的分析
对这些用词,有所知道一点在说什么了。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提示

看这里!想到了什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