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丞智第二届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培训招生(北京地面班) 【北京曼陀海斯咨询中心—青少年动力性成长小组招募组员】    

论精神科中的精神分析治疗ZT

[ 9101 查看 / 3 回复 ]

季益富(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副主任医师) 谈及心理治疗在精神科中的应用这一问题,就必然会涉及精神分析在精神科中的地位及其应用。精神分析最初就是从治疗患有精神障碍的患者而发展起来的,并曾一度成为精神科中的主要治疗手段。但是随着医学的发展,尤其是药物和神经科学的发展,专业人员对精神分析治疗在精神科中的作用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争议。 在50年代第一个抗精神病药物出现之前,人们就一直在探寻着人类精神现象的本质以及有效的治疗手段,如巫术、磁疗等。直到精神分析疗法的出现,人们好象才看到了曙光,看到了人类精神现象的真正本质,也使一大批人为此着迷,如痴如醉。然而,在短暂的“蜜月”期过后,人们发现这条路太艰难,也太缺乏效率。治疗者和患者都要为此耗费很大的精力和很多的时间。在工业化、机械化程度越来越发达且注重时效的时期,这多少让人们有点感到遗憾。治疗药物的出现或多或少地满足了人们的某些愿望;而且,随着精神生化和精神药理领域的研究及成果的快速发展,方便、起效快的药物层出不穷。相比之下,精神分析治疗的耗时、费力就显得尤为突出。于是,注重实用的现代人开始了对精神分析治疗的忽视,也越来越离弃精神分析治疗。 然而,精神病学的研究并非只是对人类异常精神现象的治疗,它同时也要探索人类异常精神现象的原因、形成机制、发展规律以及预防。精神分析的作用则正如弗洛伊德“脱口而出”的那样:“它可以使人类更加了解自己”。由此看来精神分析的研究和精神病学的研究并无丝毫抵触。弗洛伊德在谈到精神分析与精神病学时说道:“反对精神分析的不是精神病学本身而是精神病学学者。精神分析与精神病学大概类似于组织学与解剖学;一个研究器官的表面形态,一个研究器官的构造,如组织和其他构成元素。这两种研究互为终始,看不出二者的分野有任何矛盾”。更进一步说,精神分析尽管不能治疗妄想和幻觉等,但它也不失为科学研究的一种必不可少的工具。因此,对精神分析治疗理论和实践的研究能更好地揭示人类精神现象的本质,是精神病学研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再者,精神分析的理论和技术在近几十年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它已经发展出涉及重型精神障碍、成瘾障碍、进食障碍、性虐待、自恋性人格障碍及边缘性人格障碍等的治疗理论模型或技术。尤其对目前精神病学领域中药物治疗效果不很理想的某些精神障碍,如神经症、人格障碍等,在治疗方面具有较大的优势。这类患者对药物治疗的耐受性和依从性通常都比较差,他们更倾向于接受心理治疗;而且,精神分析的实践表明在对这类病人的治疗中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功。生物-心理-社会模式在精神病学中反映了对精神障碍病因的折衷解释,但目前对治疗的最佳选择似乎并无多大帮助。有人认为最好的办法是连续地评估患者,从生物学方面开始,然后是心理和社会方面。例如,精神科医师为背景的精神分析师可用药物治疗精神障碍,特别是惊恐发作和抑郁症,再结合密集的精神分析治疗。 在过去,人们印象中的精神科医生是面无表情和冷酷的;而且,某些精神科医生也确实如此。精神分析是对人性的探讨和揭示,是对人性的了解和理解,是一种人性化的治疗。精神分析理论和训练特别强调精神科医生使用他自己对患者的情感反应作为评估过程的一部分,作为诊断工具的一部分。接受精神分析训练的精神科医生通过对人(包括自身和患者)的深入透彻地了解,会让他更加理解患者,尊重患者,丢弃偏见,建立一种良好的医患关系。这种良好的医患关系也是一切成功治疗的前提,既能增加患者对治疗的依从性,也有利于把握患者病情的动态变化。另外,精神病学虽然作为医学的一个分支,却又有着与其它医学不同的特点。它既没有明确的实验室检查依据,也没有肯定的病理形态学改变。因此,对精神障碍更需要进行连续评估性的诊断和治疗,而精神分析的访谈和评估正好弥补了一般医学访谈中诊断先于治疗模式的不足,它在访谈和评估性诊断时,治疗已经开始,即诊断是治疗的部分。 对心与身之间关系的探讨,越来越受到精神病学的重视,是精神病学中不可回避的问题。而从精神分析角度探寻它们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途径之一。精神分析理论的优势也就在于它着力于探索和解释症状背后的心理学意义,一方面发现和理解患者的心理困境及冲突,理解患者内心的真正需求;另一方面则努力消除这些症状。只有这样才不至于陷入狭隘的泥潭之中。 当然,精神分析治疗在精神科中运用的局限性还是显而易见的。昂贵的治疗费用、长期的治疗和严格的适应症将许多患者排除在治疗之外;同时,昂贵而耗时的精神分析培训也让许多精神科医生难以坚持下来。再者,很难对精神分析治疗的疗效进行客观准确的评估也是一个问题,为此许多精神科医生也减少了对精神分析的兴趣。因此,Gabbard等提出了在21世纪的精神病学领域中,精神分析治疗的发展之路,那就是通过系统培训计划培训一组研究人员;建立标准的分类系统;发展出相关的测量手段。     尽管如此,单纯的生物学治疗并非是精神科治疗的最佳选择。因为,对某些心理症状而言,药物等生物学治疗充其量也只是“抑制”或“掩盖”了它的表现而已;一旦治疗停止,这些心理症状又会复现;更何况这些生物学治疗对某些心理症状根本就是无效的。精神分析治疗是从心理发展的角度入手,更倾向于针对病因进行治疗,消除心理症状的“滋生地”。因此,无论是从医学治疗角度,还是医学研究角度,精神分析的治疗理念和手段在对精神科患者的治疗中仍然是非常有益的。
分享 转发
TOP

昂贵的治疗费用、长期的治疗和严格的适应症将许多患者排除在治疗之外;同时,昂贵而耗时的精神分析培训也让许多精神科医生难以坚持下来。再者,很难对精神分析治疗的疗效进行客观准确的评估也是一个问题,为此许多精神科医生也减少了对精神分析的兴趣。     理论虽然很好,但是这样的现实情况,精神科中的精神分析治疗实在难以开展
TOP

        ......同时,昂贵而耗时的精神分析培训也让许多精神科医生难以坚持下来。再者,很难对精神分析治疗的疗效进行客观准确的评估也是一个问题,为此许多精神科医生也减少了对精神分析的兴趣。
    理论虽然很好,但是这样的现实情况,精神科中的精神分析治疗实在难以开展
柳村 发表于 2008-12-23 2160


      我来这复制文章,还没顾上看文章,版主的回复先吸引了我。
      我是个双相抑郁症的家属,长时间的用药以及转相加速,让我及家人焦头烂额,而随着而来的药物的副作用、无效性也让我及家人束手无策,而失控的病情说转相就转相,情转急下病情让病人及家属应接不暇(为控制病情,说请假立即得请假,说住院立即得住院,孩子、工作一切都顾不上了。)。因为病,病人及家属、孩子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其中的辛酸、无奈、无助、无力,而今提及依然让人暗然泪下,说家似个摇摇欲坠的船,一点也不过分。为病而疲于奔命那段岁月仍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不堪回首。
TOP

回复 2# 柳村 的帖子

前两天,老公的同学LQ,精神科医生,因同学相聚,想起了老公,打电话寻问老公的近况,老公告诉他好长时间没用药了,现在情况还可以。LQ善意地提醒他,秋天来了,小心秋季抑郁。     老公回家告诉我,LQ给他打电话了,不放心他的情况。     我立即给他打强心针。LQ的善意你不要往心里去,也不要当回事,你不是双相抑郁症,从去年冬天开始停药,按理说你今年春天应该蹦起来的,也没见你蹦起来。若说你是抑郁症,按说下雨天你该抑郁的,而你下雨天心情特好、特静。你说,在大学时,你最喜欢的是雨天,父母不用下地了,不用劳作了,可以在家休息了。这完全是你心理的作用。所以你不是抑郁症,秋天你不会抑郁。纯纯是心理作用。前面的转相也是药物作用下的调节的失控(紊乱到用药也驾驭不了它的地步)。我们、医生看病的误区。
TOP

透过我自己,我想说的是,药物可以控制症状、缓解症状,但是是药三分毒,它在控制、缓解症状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会带来了它的副作用,让原本受伤、失调的神经在被达到控制、缓解症状的同时再潜伏下、增添上点新伤。甚至严重地让双相加速,让原本不是双相的成为双相,让原本有点失序的电脑由于药物的调节神经作用更加乱套,让原本不是不治之症的成为不知之症,最后成为绝望,成了无望,这是精神科临床用药医生的误区,也是病人的灾难,蔓延、扩展为一个家庭的灾难。病人有时就是这样被临床用药医生的无知、自己的无知相辅相成地、互相搀扶着一步步地迈向的深渊——无知的深渊——绝望的深渊——看不到希望的深渊——没有止境的深渊。漫漫求医路,何处是归程,是漫漫求医路上的病人的哭声、家属的哭音、还有那本该在静心地学习的孩子的哭声。病人就是这样被临床用药医生自己也不知道的、希望在哪里的贴上了不确定的、看不到希望、不知道希望在哪里的标签——“他的病现在还处于很不稳定期,只能说是用药看看,怎么发展还很难说。”“双相就目前来说,还是个难题,解决不了的难题。”。而不见效、无休止地发作、加速地发作,一步步地让还报有希望、或者说是满怀希望 寄在临床用药医生身上的妙手回春、起死回生的愿望一步步成为泡影,一步步接进所谓的真相——无知的真相——无望的真相——绝境的真相。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