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丞智第二届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培训招生(北京地面班) 【北京曼陀海斯咨询中心—青少年动力性成长小组招募组员】    

我的礼拜——我的教堂

[ 11311 查看 / 85 回复 ]

71#“不想那么多了,我想来论坛,依然会来,”,原来这句是话别语。


72#“我也不能太贪心,老师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老师,老师已经给予了我的太多。人心不足蛇会吞像的。”原来这句是知进退的自知之明。“娜娜最怕别人讨厌自己了,太怕碰触到自己是不被妈妈喜欢的孩子了,所以对此她有高度的敏锐度、觉察度,就是所谓的自知之明,是太知进退了。是避之(避开、逃避、免得别人讨厌自己)而唯恐不及(唯恐来不及)。”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上面的“老师上传的这两篇文章,有认可,有鼓励,有呈现。呈现了这是怎样的一个过程,”
“呈现”改成“解释”,好像更好:解释了这是怎样的一个过程.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是“恐惧”起了作用,我不知道我有恐惧存在。“周星驰内心有恐惧在,娜娜怕什么呢?”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其实,在论坛 和 在微博 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在微博,对于我来说,是写随感的地方,一闪而现的念头、思想、想法、灵感、看法、自身的状态(回头可以看到自身当时呈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这个状态反应的是什么。)不让它丢了,记录随感,瞬间状态的作用,是个暂时的、短暂的平台,搭桥的作用,为在论坛问题的解决起一个搭桥的作用,搭好桥后,我就跑了,跑讲坛来了。在那里我可以得到老师的扰动、肯定、鼓励、启示、启迪、引导,得到从老师那传来的信息。而在论坛,是思考、深思,无遮掩暴露自己、敞开自己,深度解决问题的地方。在微博不行,微博是个公共的平台,只能若隐若现,你知我知,有头没尾,有尾没头,外人不知道、不清晰你在做什么,说什么,不过这就足够了。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当你对现状是个不接纳的状态的时候,问题就出来了。

最近我的状况有所好转了。不是现状变了,是我的态度变了,由不接纳→无可奈何→不得不→接纳现实。

春节过后,唯一的一点好,是没要账的了,我们的Y经理差不多大多数时间仍然是待在我们的办公室:

有时候他就坐在我的办公桌的位置,在用着电脑。我进屋了,或者我站在屋里,或者我坐在沙发上,也不影响他在用。或者我到车间转一圈,或者到别的部门去串会儿门,再回来,他依然坐在我的位置在用着电脑。

或者一上班他就到了我们的办公室,把两台电脑都启动了,用用这个,再用用那个电脑,反正我在打扫卫生,暂时也用不着电脑。后来才明白和我一个办公室的W的电脑不好用,W嫌别人用他的电脑玩,电脑中很弹出游戏窗口,他把桌面上许多快捷方式都给删了,除了个上网的和办公的,能删的他都删了。这样小Y查收的邮件,在W的电脑上不识别,没法看。

或者我正用着电脑,小Y把我撵了起来,他要用电脑,对W他也是这样(当他要有W的电脑的时候)。


后来,我与关系不错的同事私下闲聊起
带来的这许多的不便、影响,也明白了其中可能的原因:

1、小Y不爱在二楼办公,就像他在我们屋,他是领导,我们不自在一个样。他在二楼,在总经理的眼皮底下(尽管不是一个办公室,他一个人一个办公室。)没他离总经理远点自在。

2、我们屋曾经是他的老根据地,他在这就像在自己屋一样。

3、二楼他办公的屋在北边不向阳,有点阴凉,眼界、视野不开阔,只看得到后面的停车棚,不如我们办公室眼亮,可以看得到
进生产区的二门

外出的大门。

4、小Y爱热闹,他待在二楼不热闹,一般人谁爱到二楼领导们待的地方去晃悠。

5、我们在一楼,他顺路就到了我们的办公室。他宁愿在一楼用我们电脑,也嫌费事吧,到二楼他的办公室用他自己的电脑。

和关系不错的同事我们闲聊,小Y干脆把他的办公桌连同电脑搬到我们屋来办公算了,这样就不影响别人了。


无法改变现实状态,只有去接纳现实状态,现在我就当我们是仨人在一个办公室办公好了,这样我从不接纳中走了出来,接纳了。反正天天就是这样了。而小Y的外界电话又特别多,只见他一个劲地在手机说着话,吵吵人,哈哈,现在对现实的不接纳
接纳了,也能容忍他的电话吵吵人了。


上周四去后面锅炉房,出了办公楼的大厅,嗅到了我熟悉的烟灰缸的味,越嗅越有,我不陌生我熟悉的症状。从锅炉房回来的路上,走到从
锅炉房——办公室 1/3的位置,那种烟灰缸的味又出现了,也就是我向办公楼接近,这种烟灰缸的味就又袭来了,越嗅越有,当我分散注意力,不去嗅,也不见得有。就是说这烟灰缸的味和注意有关,你越注意它,它越有,你不注意它,它就没了。

这让我联想起来这一段时间我的状态,小Y整天待在我们的办公室我的状态,就是一种压抑的状态,无可奈何的状态,不接纳的状态,这和
我们家孩子他爸
曾经带给我的状态,当时出现的症状是一样的。因为状态是一样的,所以症状也是一样的。

我算明白了
嗅到的烟灰缸的味
的症状在表达着什么了:当我长时间出现了这样的状态时(压抑的状态,无可奈何的状态,不接纳的状态。),那种
可以嗅到烟灰缸的味
的症状就出来了。它和注意有关,你在意了,它就存在,你不在意了,它就消失了。它是要你接纳,你只有接纳了,不在意了,它就不存在了,它就不是问题了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年前人事一调整,小Y的工作分出去了许多,在我腾出来的那个屋增了个部门,小Y外加工的那一部分工作给了小金,在我和小Y之间加了个领导W,小Y的另一些工作给了W,W电脑操作不熟悉,而必须电脑上做的工作,W干不了的W就加给了我,到我这再往下没替死鬼找了,自己干吧,哈哈。也不知谁的主意,出于什么目的,随着W的到来,把车间算工资的活也从车间拉了过来成了我的活了,每天顾得上的时候我要到 车间办 把记工单收集来,录入电脑。
      所以小Y的时间腾出来了许多,他有的是时间整天待在我们办公室。我的工作在原来工作的基础上又加了不少,加活倒没什么,只是你们别吵吵我,哈哈。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小Y待在我们办公室 带给我的烦,也再次事例说明了在《人不奔跑 苦恼来扰》那,老师的精神分析简史录音扰动让我发现的存在在我身上的问题“别人的存在,影响了我,会带给我心烦,这种心烦会破坏关系。”。我需要进入到专注的处理问题的状态,是这种进入到 专注的状态的需要 让别人的存在、介入成了对我的干扰、影响了,我的情绪出来了,烦。
      在《人不奔跑 苦恼来扰》问题的探讨之后,我意识到了在我身上出现的这种情形的真实存在,最明显的是签收快递公司的送来的邮件、包裹。我斜对门供应部常没人,人不在办公室待,快递公司送邮箱、包裹的要急着走,不可能长时间在这等,常来找我来代签收,我不代签收吧,不尽人情说不过去,代签收吧,烦,他(她)影响了我:
1、责任。代签收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可避免的要多操一份心,尽一份责任。
2、他(她)的到来、介入,影响了我,打搅了我。
3、供应部的邮件、包裹是三天二头,经常性的。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也就是说,我怕打倒,打倒的情形还是发生了。我掌控得了自己,防止、避免被打倒的情形发生,但是我掌控、干预不了别人,还是干预不了、避免不了由别人引发的我的被打倒的情形的发生。
    在《海子》我被别人的极端的话给打倒了,因为我看不到全部,看不到别人的全部,对方看问题不全面。我不了解是因为坏的、不好的感受太强大了,以至于淹没了好的感受,没有完成 通过好妈妈的安抚迈过这个坎,实现整合的这一过程,以至于让我倒得爬不起来。
    在这,我被别人的介入、干扰,以至于影响了我的工作(小Y)、生活(我们家孩子他爸的女同学)。我又奈何不了,无能为力。我烦、我压抑,我又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接纳、我接纳不了这一现实、事实。因为我理解不到别人,理解不到别人的全部。在小Y,我通过和关系不错的同事闲聊,化解情绪的一部分,也试图努力能理解到对方,化解、排解这一问题。在我们家孩子他爸的女同学,在《老男人一万年》,我终于理解到了这深层次的内容,其实是彼此在对方的身上加载自己的问题,希望能够让问题呈现出来,得到被揭示、解决,是每个人潜在的成长的动机需要。
    只要它还是个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它就变换着方式在加载,就像我的“异样嗅觉”的症状没得到被揭示,遇到相似的情形、土壤,它就变个样又出现了。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