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丞智第二届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培训招生(北京地面班) 【北京曼陀海斯咨询中心—青少年动力性成长小组招募组员】    

经典笑话:大学睡觉的转变

[ 18267 查看 / 132 回复 ]

其实管理群是妈妈的象征。
  当我们家孩子他爸提出不过的时候,他所拥有的可以抛弃我的权力的时候,他也拥有了妈妈的象征。
  我不愿将自己溶于这些拥有妈妈象征的其中,我躲的远远的,其实是在避免自己体验到被排斥的、我是妈妈不喜欢的孩子这样的感觉(妈妈带给我的感觉)。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由此也看到,书上讲的“首因效应”“初诊接待”,既可能是 咨询开始的幕布 即将拉开,也可能是从此后的关系的结束,关键是初始的接触,在她心里激起了怎样的反应。初始接触,印象很深刻,不知道的已与她的无意识进行了碰撞,初始接触,真的很重要。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1、在上面113#,我不在管理群的圈,我说“我没时间”。
      2、在《北川…》17#,他说:“跟我过,有时间到家去看看我奶奶,这是你要做的事。”我的火也来了:“我要求你去看我妈了吗?你要求我得去看你奶奶。”
      3、在《你来吧》我的“我不能当真的。如果我当真的话,会让老师骑虎难下的,我不愿意这样做,去拾着当真。”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打的内容,自己都乐,到底是老师骑虎难下,还是我骑虎难下,哈哈。
      所以我说“借口是现在的。”,当面对无意识的内容的时候。
      在1,无意识的内容是:我怕面对“被抛弃”的感觉。
      在2,无意识的内容是:自从老三的事闹得不愉快后,我很少回老家了,越少回老家,回老家越发让我觉得困难,像要杀我的头,让我独自回老家更是难上加难。就是上面110#贴写的 “离开一个地方像是也不太会去再回到一个地方来”。
      在3,无意识的内容是:我怕面对“关爱”带来的“不自在”,我怕面对关爱,关爱会让我体验到我是个没人痛爱的小孩。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借口是现在的,尤其是面对那些无意识的内容的时候。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又错字了:借口是现“成”的,尤其是面对那些无意识的内容的时候。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投射:
  我:怕别人难受其实是怕自己难受(和嫂子换机头),替别人着想其实是替自己着想(在《你来吧》中,怕老师不自在。在这,“我在论坛占地方占了很久,也需要给像我一样需要的它的人一份天与地。”)。
  弟弟、奶奶:说别人不好,其实是自己不好(弟弟和奶奶,把自己不能接受的压力投了出去,做姐姐的怎么这样呢。),把自己的不好(自己不能接受的东西)强加到了别人的身上。
  嫂子:把自己的不痛快扔了出去,让你不痛快。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2011-05-19,前2天发生了点事,我跑错了地方,跑人家的管理群里了。
2011-06-08,谢我的部门经理给我的信任,我的一点随感:信任是自我约束的内驱力。
2011-06-18,昨天本来要把小溪老师的一句话再次引起的我的共鸣的感想整理整理(因为不是一句话能说完的,所以放在了最后。)放这的,结果我让自己给打住了。
2011-06-20,“我没跟他说,电脑是小y让我搬来的,没他的话,我是不会去搬电脑的。”

      在2011-06-18,我本来放在最后要诉说的内容,让我打住了。这打住的内容,在当时我是不知道它反应的是什么的。不久我又再次体验到了这部分情绪:在ly老师那,我跑错了地方,跑到了人家的管理群,让我体验到的抛弃感。
      我估计,那个时候,大概是在2011年的4月份的样子。
      2011年2月3日是春节。
      春节前,先是车间工人嫌工资低,要上访。事后听说的,为防止上访发生,领导私下安排人在上访的必经路蹲守,拦截。春节过后车间的工资上调了。
      春节过后,先是质监中心的谈工资的事,没谈妥,几个人集体罢工,僵持的一个状态,后来质监的工资给涨了。
      然后是车间一个电工,找领导谈工资,未谈妥,跳槽了。
      再后来是配电的班长,找领导谈工资,不妥的话,也准备换地方了。
      当时就是这么一个,可能说是兵临城下的一个状态。领导要商讨对策,我的部门经理是核心领导之一。
      没多久,我们办公室大动干戈搬东西,总经理督阵。我去别的部门办事的功夫,我的办公桌已经被拖到了斜对面的一个屋里。总经理是好心,实话实说,跟我说,小Y有时有外面的客人,你在,说话不方便。
      我自认为是嘴严的人,不爱说闲话。没想到我是个多嫌的人,碍别人事的人(现在想来你再嘴严,人都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内容。)。
      另外我允许让我出去啊,至少你提前给我打个招呼。我不知道前两天清理、收拾斜对面的房间却原来是为我准备的。另外往外拖我的桌子至少要我在场啊,我人不在,桌子已经被人拖到了另外一间屋里。
      或许总经理是没把我当外人,因为他安排人更换我们经理和旁边屋一个经理的桌子、柜子也是这样的方式(旁边屋那个经理当时人没在屋),不过别人接受得了,别人是高升了,换了高一个档次的桌子与柜子。我接受不了,我自认为,我和他们没那么近的关系。
      然后是好长一段时间的纠结(我甚至不想干了,跳槽的想法都有了。)。因为我和我们经理共一台电脑,电脑在我们经理屋。是因为我碍别人的事,我从我们经理屋出来的,你说做事要用电脑(没电脑不会做事),我再到我们经理屋,这不是叫我为难吗?就是因为你碍事让你出去的,你还不识趣,坐在这电脑旁,为的是听别人说话(别人不认为你是在工作,在用电脑,认为你在操心听别人的说话。)。
      所以后来,我是能不到我们经理屋去尽量不去,用电脑不是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用的。因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待的是时候,人家要说什么话,需要不需要我在场,要不要我听。
      我们经理要给我安排活,我又不能说我不干,而干活,没电脑不会干活。我是个两难的境地。当时我差不多是个闹情绪的状态,拨拨动动,不拨不动,工作也是一个听之任之涌成堆的状态。没电脑我可以坐那看书,我有办法打发我自己。
      直到后来我们经理把电脑给了我,然后他到我屋来用电脑。这可以。只要你不要让我到你屋用电脑,让我待在你屋,成为个多嫌、碍你们的事的人就成。
      这事后来慢慢过去了,我一个人一个屋,没人打扰,也挺好的,难得的静,便于思考我自己的问题,这还得感谢当初我们总经理。
      后来我们经理小Y高升成了付总,集 付总与部门经理 于一身。搬到了楼上,配了有电脑。
      最近人事又变动了,在小Y原来经理的位置添了个人(也是个老同事),兼下了部门经理的职务(我感觉小Y是把他的活往外匀了)。这样又让我搬了回去,如今也不嫌我、担心我听走说话了。我腾出的屋又设置了个部门。
      习惯了一种静的生活,现在又回到热闹的空间,有点不适应了。学了心理咨询,成了嘻皮士,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只有最好的,没有不好的。因为人是活的。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现在算明白了,当时是怎样的一种纠结与受不了:怕去面对那种感觉(嫌弃感,要扔掉你的感觉,排斥感,被抛弃感),要逃开那种感觉,而现实情形是,还逼着你必须得去面对那种感觉(别人嫌弃你,你还要非去那个嫌弃你的人那。别人嫌弃你,你还要非去找人嫌。现在算明白了居民老孙这句了“你喜欢我我就喜欢你”,当你不喜欢我的时候,我决不会去遭别人嫌,拢你的边。)。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而放着一堆工作不做,抱着得过且过,让它涌成堆的思想,又不是我本性。活不干(我是怕问题不解决的意味着倒下)又带给我的压力。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下午从老家回来后,感觉头很不舒服,好像抑郁状态下的那种头不舒服,那种无法从中摆脱出来的不舒服,其实白天我不爱睡觉,甚至想着去躺床上睡觉找着落(这会想到了,或许是我没着落了吗?)。洗洗衣服好像也没能换过来心情,电视剧《媳妇当家》的播出时间到了,然后看节目,也让我体验重温回顾到当初我的经历下的我的心情。
    播出结束,这会儿那种头很难受的状态没了。然后我想,那种好像抑郁了的状态头很难受是什么呢?我联想到了,是不是让我意识到了咨访关系的即将结束,而带来的无意识的头不舒服了呢?不知道。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