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丞智第二届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培训招生(北京地面班) 【北京曼陀海斯咨询中心—青少年动力性成长小组招募组员】    

[电影]《西游降魔篇》:老男人一万年

[ 7971 查看 / 45 回复 ]

也就是说发展出了我的这些的能力,对自我进行约束,来实施 防止、避免成为一个被讨厌的人、不被认可的人的情形发生。
      潜意识在遇到这样相关的情形,一直在在进行着警觉、警醒、谋略、干预,避免它认为的危险的情形的发生。
      也就是说童年所发生所经历的那件事,已经深刻地种植在你的意识的深层,在影响、干预着你的行为。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你一直就这样着。

不是说这样就一无是处地不好,不是,而是去明白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大家不陌生熟知的话题,探究“我是谁?我从哪里来?”,“为什么我是这样的,不是那样的。”。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再小结一下吧,大致是这样一个脉络在进行:

①我离开了论坛,是留有一个问题的:“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我得主动离开论坛,咨询结束。”。也就是
我是带着我的问题离开的论坛。

②由我再次面对论坛出现的症状,揭示了我在逃避的内容“怕成为一个被讨厌的人”。

③由如何看周星施(老师分享的《[看见]旁观者
周星驰》),投射出了我的东西“‘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
有这一面,也有压根就没有想建立亲密关系这一面。当以这种学习、交流、讨论的方式出现的时候,好像可以让自己避开这一尴尬——我压根就没有想与你建立亲密关系。”,在辩解(因为出现感觉了“但‘通过电影’
还是被拍到了。”),同时也是在为“那谁的话让我感觉很受伤”,在辩解。
我对老师出现了感觉后,为出现的感觉本能地在辩解、解释(不辩解、解释了会怎样?怕成为一个被不认可的人。)。

由“那谁的话让我感觉很受伤”及相关事,我的应对,连接到了童年发生的事,我的应对,找到了“怕成为一个被讨厌的人”这种“讨厌的”感觉最初的起源地

由童年发生的事,发展出了我的自我约束力、克制、节制、尺度,发展出了我的防御,防止、避免成为一个被讨厌的、不认可的人的发生,那种害怕的感觉(“不认可的、讨厌的、唾弃的”)的发生。

④这些能力(自我约束力、克制、节制、尺度)在具体的事中的应用:

 

a、主动离开论坛。(能主动放下不能放下的东西。)

 
  避免成为一个“被讨厌的、不认可的人”的发生。
 
 

b、《夹紧屁屁》。(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c、对情感话题的逃避,嘎然而止,不愿再提。

 

⑤在女儿身上表达着我的需要、我的害怕。“我是被需要的,不是被排斥的。”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原来,在对老师产生了感觉之后,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先是笑了(“哈哈”)→然后是意识到了,之后,“超我”出现了。→超我对这种感觉加以否认(“不是这样的,它是和我爸爸在一起的过程”),超我对关系进行摧毁(“我压根就没有想与你建立亲密关系(周星驰就没有想和段小姐建立亲密关系)”)。→摧毁过后带来了内疚感→在内疚感驱使下进行的修补(“你以为我愿意”)→ 让母亲这个客体继续的完整”,老师是帮助看问题、解决问题的。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为啥要否认、要摧毁,怕自己被 产生的这种 社会道德层面所不允许、不许可的 感觉给燃烧。为啥要辩解、解释,怕成为一个不被认可的人,有这样的恐惧在。
      也就是说,在上面有否认、有摧毁、有辩解、有解释在,在深层次的东西驱使下,怕自己被点燃烧着了,怕自己成为一个不被认可的人。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由18# 也看到了 相仿的情形,在不同的时期、阶段所表达的东西会有变化,也会有所不同。
      1、“前面不上老师的班是为了进入强迫性重复演绎靠自己。在这个问题被揭示之后,后面的不上老师的班就不再是这个问题了,它演绎的是避免成为一个,‘被人不认可、讨厌、唾弃的人’。”
      2、同样和老师的关系,在《女人是用来疼的》表现为是欲罢不能,欲断还休。在这表现为不愿在这上面停留、不愿再提。所呈现的问题已经有很大的不同。前面是孩子的断奶,在这是有恐惧在。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下面开始另一个话题的讨论,为什么影响到我的人是他,而不是他。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谢谢老师分享的 赵丞智: 【视频:锤子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发布会官方版】

是的,是经历这样一个流程:发现问题(类似 罗永浩.锤子 的话:我等这个点等了很久了)→联想到相关的点、事件→由此连接到了起源地→由起源地发展出了防御→防御在生活中的应用→就形成了一直以来习惯性的模式,即模式的形成。

而在找问题根源的过程中,症状、感觉、情绪相伴,在起着、发挥着举足轻重、不可小瞧的作用。

揭示这些出现的症状、感觉、情绪背后所表达的内容是什么。问题常常就是通过这种症状、感觉、情绪的外在形式表现的出来。

 

在《**称加快政改步伐至死方休》:

 
 

“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

 
 

在《人不奔跑 苦恼来扰》:

 
 

前面是要进入强迫性重复“纠结冲突”的情绪体验,后面是揭示根源伴随的“死亡的焦虑”和别人的存在、影响带给我的“心烦”的情绪体验。

 
 

在《你来吧》:

 
 

凝雪的好心,让我去找老师一对一的帮助,在我却是让我去面对“不自在”,我把不快的气撒给了凝雪。

 
 

在《so》:

 
 

我妈住院,踏入医院的门“就像赴断头台”的感觉,面对我妈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反感”的情绪体验。

 
 

在面对老领导、工会主席、奶奶要打倒我:

 
 

我的“咆哮如雷、愤怒”的情绪体验。

 
 

在《女人是用不疼的》,我第一次离开论坛后:

 
 

“我希望有人来找我,在乎我”的情绪体验。

 
 

在《我的礼拜 我的教堂》,在老师的鼓励下第一次回到论坛:

 
 

面对我不愿意面对的“情感”这一部分的揭示,我的情绪体验,“困、想睡”“完任务,为完成作业而不得不为之”的状态。

 
 

在《女人是用来疼的》第一次和老师分离:

 
 

那种“欲罢不能、欲断还休”的情绪体验。

 
 

在《海子》:

 
 

那种被打倒,怎么也爬不起来的“痛苦”的心理体验。找根源的那种“大山样”的感觉。

 
 

在《so》,我妈棺旁:

 
 

那种“泰山压顶”的巨大的恐惧的情绪体验。

 
 

在《so》,葬了我妈回来:

 
 

恐惧的下降,随之而袭来的是巨大的“内疚感”的情绪体验。

 
 

在《为什么要生孩子?》:

 
 

在姊妹身上看到的,存在在我身上的分裂,老师扰动让我了解到的存在这样一个过程:摧毁——内疚——修补——看到完整客体。“内疚”驱使的存在。

 
 

在《海子》,嫂子的数落:

 
 

我体验到的被打倒,自己向内归因的“沮丧”(嫂子说的也对啊,自己怎么是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对嫂子要置自己于死地的“狂怒、暴怒”,以及如果无法推翻嫂子强加在自己身上的“大山样”的感觉,所要面临的怎样也爬不起来的“痛苦”的心情。

 
 

在《so》,在《我的礼拜 我的教堂》,在这:

 
 

碰触到了问题根源的边,症状立刻消失,“感觉到了”症状的消失,这也是拖出问题根源的线索。在《so》,对绣花线的“恐惧”的根源的拖出。在《我的礼拜 我的教堂》“内疚感”的根源的拖出。在这意识到了“困、想睡”在阻挠在情感问题上的停留,“困、想睡”的症状立即消失。

 
 

在这:

 
 

症状、感觉更是交叉、交混在一起,对它们的辨析、划分,则是对问题的辨析得以清晰。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下面开始这一话题的讨论:

一、先来谈谈 我们家孩子他爸,我和我们家孩子他爸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彼此不反感,感觉合适,然后结婚了。要说感觉,谈不上什么感觉,更多的是理性层面的,他是医生,在他身上承载了在我身上我未能实现的愿望(想干医,爸爸阻拦没干成,所以我的标准就是一心要找个医生,就是带着这样的标准在择偶,希望在婚姻中实现在自己身上未能实现的愿望。)。

第一次见面,他给我的感觉是乖(书生气),将来结了婚,他会听我的,我能降得住他。也就是在他的身上承载了我爸的使命“我绝不允许我妈的奴性在我身上重演(也就是兄妹几个中就我对“极端对待”敏感,父母的相处、关系刺激了我的神经。)”,我爸的问题在
我们家孩子他爸
身上要得到扭转,我们家孩子他爸
背负着我在我爸身上没办法完成的更改,在他身上要得到扭转乾坤。

就是老师分享的《从深度心理学看爱情》提到的,在父母身上无法得到更改的问题,希望在婚姻中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扭转。

也就是说,我们家孩子他爸 和我爸是有关联的,他承载的是我爸的问题,我爸的问题需要在
我们家孩子他爸
身上得到扭转。我们家孩子他爸
是为解决我爸身上的问题应运而来的。


二、再来回顾一下一路走过来让我有感觉的男性。没有要卖弄、炫耀的意思,因为也真的没有可炫耀、骄傲的资本,没男性追我,我也不会追男性,让我有感觉的男性也真的是屈指可数。

按时间先后顺序来说吧:

1、实习时带我们做事的有一个长我们几岁的,比我能干,我佩服他,单独和他在一起做事(我们是同行)时,我会脸红、紧张,不敢看他,这是有的和男性在一起的感觉。

2、调到现在的单位,办公室主任当时好心把我介绍给质检中心的主任,当时我对质检中心的主任倒是有感觉的,紧张的感觉,他带给我的感觉是敬重、知识、技术上的权威,这样的感觉。质检中心的主任看不上我,最后这事没说成。后来质检主任到我待的地方来过,我不知来做什么的,我是没感觉的,现在我想来,这种没感觉,应该是在这事没说成之后,让我体验到的感觉(应该是不认可感),这种感觉让我能掐死当初的好感觉,就像曾经我进错了别人的管理群,我会把最初的好感觉给掐死的。你不喜欢我(排斥我),我也不会喜欢你,让自己去体验到你不喜欢我(排斥我)的感觉,是我怕体验到自己是被妈妈排斥的、不喜欢的孩子的。

3、再说聊QQ,没上网之前,在当时,我知道人们谈到上网是谈虎色变的网恋,我有备而来,最初上网加的人都是远地方的,当地的我不加,比我年纪大的不加。因为对文字的斟酌、推敲、对对子的缘故,对方用词上的严谨,再就是我聊天的口气,对方怎么都不认为我有那么大,姐弟恋出来了。

4、然后是老师,老师是权威,我佩服、感兴趣、敬重的知识、学识上的权威。在房间,曾经的看到老师我心跳加速的紧张感出来了。

5、再后来,是在咨询师考试听课,讲发展心理学那部分的老师,长者知识、学究的象征,也是难得遇见的湘人,听他的课,我不敢抬头看他,一直低着头在做笔记,我感觉到我的脸在发热。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啦,他两天课,两个周六的课,在他第二个周六的课间,我试着主动走近他,找他探讨问题,我需要克服这种紧张的感觉。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汇总起来,是的,是老师分享的 [看见]旁观者
周星驰 中的
不论是段小姐,还是紫霞仙子,或《喜剧之王》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是的,是我爸爸的印象:

1、在我们家孩子他爸 身上,是我爸的问题的影子。

2、在实习带我们做事的人身上,是“他比我强,我佩服他,”我们是同行

3、在质检主任身上,是“敬重、知识、技术上的权威。”

4、在QQ聊天上,“对文字的斟酌、推敲,用词上的严谨”,爸爸喜欢诗词,爱推敲文字,文字用词上严谨。

5、“老师是权威,我佩服、感兴趣的知识、学识上的权威。”老师是咨询师,我对心理学感兴趣,再现了我们是同行

6、讲发展心理学那部分的老师,“长者知识、学究的象征”他讲发展心理学,我是听课的,还是同行

是的,这些都是我爸爸身上有的影子。只有在老师这才再现了我和我爸是同行,在一起探讨学习上问题的这一过程。

只有在老师这,才让问题呈现了出来,得以被看到。


就是老师转播分享的这段话“赵丞智转播: ||
故关悠草: 英国一位数学讲师研究发现,人们找到合适伴侣的几率只有1/285000,在伦敦,适合自己的对象只有26人。由此推算,如果某天晚上外出,邂逅意中人的几率只有0.0000034%,比被雷劈到的可能性还低。那么,请珍惜那个把你雷倒的人。”,是的,能够再现我和我爸是同行,呈现我和我爸在一起探讨学习问题的这一过程的人很难能遇到,让我遇到了,遇到了老师,我因不幸得福了,要不怎么说老师是我生命中遇到的贵人呢。

想起了在网上找资料时印象挺深的一段话:

3. 1  内源性抑郁 这类患者发病往往缺乏明显的社会的心理因素背景。因此,许多医生对这种抑郁在治疗上只强调药物的作用。然而从心理动力学观点看,这种抑郁实际上仍存在潜在的日常生活事件。

针对这样的患者,前期治疗应以药物治疗为主,心理治疗只能在较浅的层面上进行。可给予一些心理健康知识的辅导、理解和安慰性支持性疗法。在患者的抑郁情绪得到缓解后,开始对其进行认知性的治疗,配合使用一些行为治疗技术,一般能够完成这一阶段心理治疗的患者,其抵抗抑郁复发的能力明显增强。这样的治疗不仅对治疗医师的技术有很高的要求,还要求患者有较强的求治愿望和一定的领悟能力,临床上能够接受这一层次心理治疗的患者十分有限。许多心理医生相信,能够完成这一阶段治疗的患者可望最终彻底摆脱抑郁药物的依赖。

总之,抑郁症的心理治疗与心理防护在临床上举足轻重,从临床实践看,患者需要的不是单纯的说教和一成不变的心理治疗,而是需要医生的人格、素养、经验与理论有机结合,需要创造性的心理治疗。”

觉得是这样的。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前几天论坛有网页打不开进不去的时候,当时上面的这部分内容没能发出去。一搁置,今天发帖时先发了后来想起的其它的内容,把这一部分放后面了,是有一闪念,想到了发上面的这些内容会带给老师的是怎样的感受,哈哈,不说了,还是基本上没动原样地发了。倒也有了别的思考,对老师产生的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可是我妈的,不是我爸的,这是不是“周星驰的母亲的印象”的结论的冲突?同时也让我意识到了,老师当时让这一问题的得以呈现在技术的运用上的牛。

不冲突。

成年世界里,再现小时候从母亲那得到的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其实这种体验是种受伤的情绪体验)的情形我知道的有:男女之间的激情,偷,会带来的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

当我对老师产生了这种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的时候,要找到这种感觉的最早起源地,就是再现童年时我和我妈、我妹妹在一起的情形,我妈买的袜子,先由我妹妹选,即使我也很喜欢那双袜子,也不会是我的,那种想得到,又害怕得不到的紧张的情绪体验。

老师不是我妈,又是男性,却要再现我妈当时的情形,可想而知在技术的运用上要独居匠心的。


老师有我爸身上的特质,我对老师有感觉。对老师产生的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则是对应的另外的一个话题,童年受伤的情绪体验。是两个不同的话题的症状叠加在了一起,聚集在了老师的身上,产生了我爱上了老师的感觉,哈哈。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在婚姻的对象上 呈现在父亲的身上无法更改的问题 希望通过婚姻在配偶的身上得到扭转,这是一个问题要解决的。
  在婚姻外的另一个有感觉的对象上,产生了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这呈现的是童年时受伤的情绪体验,这是另外一个要解决的问题。
  其实是对应的不同的问题。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老男人,指的是一个人的成熟。
一个人的成熟,他都会说“一万年太久”了。
经历过成长成熟的人,他都会说,这个问题太久了,从此后不再逃避。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上面的叙述再补充一下吧,是三个问题:
      1、在婚姻的对象上 呈现在父亲的身上无法更改的问题 希望通过婚姻在配偶的身上得到扭转,这是一个问题要解决的。
      2、在婚姻外的另一个有感觉的对象上,产生了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这呈现的是童年时受伤的情绪体验,这是另外一个要解决的问题。
      3、对 有我爸身上特质的人 有感觉,这是第三个问题。

      这三种问题情形或者是一个、或者是二个、或者是三个呈现在了一个人,或者不同的人的身上。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问题,它会通过合适的载体(就是心理学中讲的客体吧)加载上自己的问题,加载到能够加载上的适宜的对象上。我把我的问题加载了我们家孩子他爸身上,加载了我女儿的身上,加载了老师的身上,加载了我的互动关系中(比如我进错了管得群),只要能加载的,我都在呈现我自己的东西,而只有在老师这,在咨询中这种加载才能被发现、被看到,从根本上得到被揭示、被认识、补修复,不再在无形中作祟。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在上面,论坛的网页有短暂的进不去,让我有机会产生了闪念,要发的内容先搁搁,是我顾及到这帖的内容了,会给老师带去什么样的感受,是我顾及到了老师的感受了,哈哈。这人可真花心,才处理了在老师这的这种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在发展心理学的老师那感觉又出来了,哈哈。

这也让我思考了,是 心跳加速、紧张 的情绪体验,这问题处理的不彻底?还是在这的“爸爸的印象”在当时这一个问题还没有得到揭示的缘故造成的?本来两个问题就是并存在一起的

在《**称加快政改步伐至死方休》,只是揭示了“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一个问题,这另外的一个问题“爸爸的印象”还没有得到揭示。是不是“爸爸的印象”这一问题得到揭示了,那种感觉就不出现了?不知道。有可能,也不见得。因为人是发展变化的,得到满足的部分会退去,饥饿的部分会袭来。

应该说,那种“像是喜欢上了、爱上了别人”的感觉出现了也无所谓关键是意识到了自己的状态,觉察到联接到了什么,不对自己产生过多的影响与干扰,这是关键。心理咨询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说让人没感觉,而是敏锐感觉、觉察感觉,连接到感觉的起源地,觉察到为什么,让自己生活得更好,这是目的


由此也看到了,感觉,有时它是一个线索,举足轻重的线索,起到一个捕捉问题的作用。敏锐觉察的作用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男人这东西,不经历过情感的淬炼,长不了心,所以有人说,每个男人都会经历过一个刻骨铭心的女人才能成熟,而这位女子只是催熟这位男子的情感女神,‘培训’出来的成熟男人肯定是别人的老公。”
      这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位女子只是催熟这位男子的情感女神,‘培训’出来的成熟男人肯定是别人的老公”,因为一个人不是万能的,在一个人的身上是承载不了另一个人的所有的问题的。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浅显好理解一点,就是我把的A问题加载到了 我们家孩子他爸 身上,把我的B问题加载到了我女儿身上,把我的C问题加载到了老师身上,把我的D问题加载到了我的互动关系对象上,……
      在老师这,没有加载到老师身上的,在这得到被讨论,得以被揭示,认识清晰。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也就是说,对男人的情感、感觉,这一部分我的问题(或者说我的东西)是划成三块的,由这三块来构成:
 
 

一块是,在父亲身上无法得到更正的问题,在婚姻中希望能够得到扭转。

 
 

一块是,对另外一个男人的“心跳加速、紧张”的情绪体验,连接的是小时候受伤的情绪体验。

 
 

一块是,能够让我有感觉的男人,其实都是源自于父亲的印象。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上面再修改一下吧,用“让自己生活得更好,这是目的。”显得太笼统,具体一点,就是“让内在的冲突消失”。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

是老师说的《精神分析思想简史文本38》中的这一部分“发展的倾向最终让婴幼儿发展到了对客体的这种完整的整体的感受,就是爱恨能够整合在一起的一个感受,而不像在过去一样,要么这个乳房是坏的,要么这个乳房就是好的,要么这个人就是敌人,要么这个人就是朋友。”,到了抑郁位,整合的位置,看到客体的全部,那种极端的情绪会越来越少了。随着一个人的成长成熟,在抑郁位,整合的位置,看到的是客体的全部的时候多了。看到了自己意识层面的东西,也看到了未看到的无意识层面的东西了,这也是种整合,看到了全部的整合。
天涯之子:摸着石头过河。
      再现一种真实,一种发展进程,脚下的路向前延伸,群体的力量支撑着我摸索着向前。
TOP